Chiiiis

德云七队 “神仙般的爱情!”

艺哥:九请孟鹤堂,十请周九良。

小马:孟鹤堂周九良这是神仙吗?

艺哥:怎么不是啊?你不看B站吗?神仙般的爱情!

资源某音

堂主:你挣八千多,我挣一千多?

九良:啊,您可能是税后吧。

堂主:我睡谁了?这么贵!

堂主:我挣一千多,你挣八千多,咱俩同样站在这说相声……我是不是睡你了?

堂主:你说咱哥俩关系怎么样?

九良:好啊!

堂主:冲咱哥俩这关系,你每个月不得分我个七千六七的?

九良:七千六七的?(笑)你要付出什么代价?

堂主:你可以睡我啊!

17  08  12 反七口  资源b站



9 华:你说出门赶寸了,前面一条河。

9c:那哪有河?见面和你打招呼了!

9华:哦!就没有!

9c:没有河,就没有你了!

9华:有环岛吗?

9c:也没有环岛。

9华:有高速吗?

9c:也没有!

9华:都没有哇!

9c:也没有草坪,路也不是很宽,你只能碰见我!

9c:法国到现在还有一个流行词叫法式热吻。

9华:干嘛你要?你今天要表演演zhei个你通知我一声啊!我今天我还吃的灌肠!对不起啦!我有点偏你了,来吧!啊?不演呀!

观众:来一个!来一个!

9华:这可真不是我嘴馋啊!

9c:你怎么啦?给你魂亲没啦?

9华:我就是琢磨琢磨我是不是吃亏了!

9c:还有最神圣的西方人在求婚的时候,也有亲吻礼的环节。

9华:一直笑

9c:亲的是手背。

9华:愣~~哎呀!一颗悬着的心可算放心了!

9c:你失落了啊!

9华:就亲手背呀!

 ♥
    

9华:(伸手)来,开始!

9c:谁亲谁啊?

9华:你说呢?你说呢?你都亲我两回了还差这几口吗?

9c:你怎么还上瘾了?

9华:无所谓啊!

9c:你就是我的未婚妻。

9华:不行!就一下啊?这是不是有点说明你不太爱我!

9华:你听听!你听听!咱们的证婚人不同意!

19  06 15 礼仪漫谈 资源b站

(九芳做梦在地府遇到三个鬼)

芳芳:头一位,孟鹤堂……(第二位)周九良。

老汉:俩人都死啦?

芳芳:我估计在阎王爷那啊,就有一本德云社鸳鸯生死簿。孟鹤堂你看阳寿到了,周九良一块都拴来吧!

老汉:就一块勾下去了。

芳芳:就月老那个红线,跟阎王爷那个白线,是在一块的。

芳芳:第三位……

老汉:谁呀?

芳芳:你。

老汉:我也死啦?

芳芳:你怎么不能死啊?

老汉:怎么我也得下去啊?

芳芳:因为我去了!

老汉:哦,现在说相声都一对一对死的啊?

芳芳:鸳鸯生死簿鸳鸯生死簿嘛!

19 04 26 大连专场资源b站

唱《十年》

二哥:正好是我们来德云社十年,也是我们认识十年,所以这首歌的意义有点大。

认识十年,所以唱了十年。 合作七年,所以返场七次。

资源某音

堂主:这么多年周九良对孟鹤堂的了解,就像大米饭了解饭碗一样。

神奇的汉字  优酷

二哥:我都替芳芳捏一把汗。

九泰:你有什么权力说他啊,你知道你唱的时候我有多担心吗?

资源某音

(观众送了芳芳银戒指)

芳芳:你买个钻石的啊。

观众:你嫁我我就给你买钻石的。

芳芳:我的天哪……我有男朋友(摸老汉)。

老汉:那你也没给我买过这玩意啊。

芳芳:咱们不过那个。

资源某音

二哥:再给各位唱一个,青藏高原。

九泰:你这嗓子感冒,唱青藏高原?这歌高,你唱得上去吗?

二哥:今天张九泰和我演出,我开心。

九泰:(笑)提我干什么。

资源某音

观众:不要摸我的九香!不要碰他!

老秦:就碰!就碰!小姑娘把嘴给我闭上!这是我搭档,想摸就摸!

资源某音

老秦:我们刚成立七队的时候就在一起了。

香香:搭档!搭档在一起!

老秦:在一起的时间还是比较长的,三年了。(上手)

香香:你要再摸我就收费了。

老秦:你在屋里都不要钱的!

资源某音

九良:有那么多优秀的演员呢。

堂主:那都没有你优秀。在我心中,你,第一位。

堂主:在我心中他,捧哏巨匠!

资源某音   自己打字总结,会有些许偏差请见谅。

【德云社】大封箱

# 全员向

# “今日里下江南,桃杏争春。”

# 甜文 不虐 ♡




后台。




郭德纲和于谦正坐在一块儿喝茶。


“角儿啊您别喝了,这茶太浓,一会儿大西厢再唱岔劈了,这大封箱的,您可别给我丢人。”

“你跟我在这儿说什么有的没的呢,谁唱的好你还没个数?就知道撅我。”

“我这不是为您好吗....”


嘴上埋怨着,手里茶杯却乖乖放下。




幕布旁,高峰和栾云平相顾无言。


“我说,您那板儿练熟没有?”

“我贴板儿都多少年了,你还不信我啊,闭着眼睛都能打上来!不用练了!”

“您确定?”

“你这什么意思!”

“我这不是为您好吗....”


高峰一脸不情愿地拿出板儿,顺了一遍节奏。




阎鹤祥拿着小刀给郭麒麟削苹果。


“我想吃橘子,我不想吃苹果。”

“不行不行,橘子吃多了上火,苹果甜。”

“我就要吃橘子!”

“您可不是和我一场啊,没人给您找补。”

“你!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我这不是为您好吗....”


不忍让小孩儿生气,从果篮里挑出个橘子,剥开递给人。




张云雷悄悄抽出根烟,被杨九郎抓个正着。


“诶?您又躲着犯什么坏呢!”

“我....我....就一根!有什么的!”

“诶哟角儿啊我可求您别抽了,咱听话,行不?嗓子要不要了啊!再说这后台也不让抽烟啊,您说是不是?”

“你个小眼八叉的,谁给你的权利管我啊!”

“我这不是为您好吗....”


手中烟被人换成一块薄荷糖,看人眯着眼睛瞧自己,相视而笑。




洗手池前,只见一个把大褂下摆系在腰间的孟鹤堂,旁边儿周九良皱着眉头忙把褂子解开。


“先生,您这褂子可才新买三天啊。”

“没看见我洗手啊,不撩起来它不就湿了!”

“那您也不能这么系着啊,放开全是褶子。”

“这么着方便!你这孩子长大了怎么嘴碎了呢。”

“我这不是为您好吗....”


任他仔仔细细抻平褂上细纹,手里的水还未擦干,滴滴答答地往下淌。




烧饼无所事事,开始逗曹鹤阳玩。


“您别揉我脸啊!”

“你又胖了。”

“您还说我呢,您都多少天没去健身房了!”

“最近忙啊!你这人工提示也太敬业了吧?”

“我这不是为您好吗....”


捏着人小肚子上的肉,不住地笑。




陶阳哼着京剧,转了好几圈找人,忽地被人拍了下肩,回头,原来是于筱怀。


“您在这儿找谁呢?”

“找你啊!你上哪去了!”

“您不是背词儿呢吗,我以为您得自己呆着要个清静呢。”

“谁想自己呆着!你就是躲着我!”

“我这不是为您好吗....”


轻弹人脑门,皆是宠溺的目光。




张九龄看着自己最新的那条微博愁眉苦脸,嗔怒似的怪罪王九龙。


“你怎么又让我叫爸爸。”

“我乐意!”

“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啊。”

“我乐意!”

“你就不能对我好点儿!”

“我....我这不是为您好吗....?”


争吵中,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的,又扭打在一起。




捧哏们满心满眼的都是他们的角儿。

你在闹,我在笑。

你耍脾气,我哄着你。




节目一个一个进行着,台上风光无限,台下温柔万千。




休息的那点儿细碎时间最适合吃糖,每个角落,都回荡着那句话。




“我这是为了您好。”




张云雷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我和杨九郎的对话那都不能播”。




可大家都知道,全社的私下对话,都是不能播出的秘密。




这秘密,不是见不得人,而是他们只想给对方的甜。




大西厢唱出相思恩怨,喜忧情愁。

毓贞终于和大家团聚在北京。

追韩信和刘公案是师徒间技艺的传承。

锁麟囊和武家坡的腔韵响彻剧场。

挡谅仍然是独有的调门默契。

探清水河从专场走到了封箱。




演出该结束了。


师父唱着《大实话》,身后徒弟们站得笔直,神情严肃认真。


“昨日里趟风冒雪,来到塞北。”

这句忆的是过去岁月的辛酸艰苦。


“今日里下江南,桃杏争春。”

这句念的是门下弟子的灿烂辉煌。




六年。或许也不止六年。




不断收获,不断进步。

从懵懂无知,到成熟稳重。

从磨合青涩,到相伴相依。

从黑夜,走到黎明。

从霜雪,走到花开。




他说,“我就是你一辈子的听众”。

他说,“跟他,我认了”。

他说,“darling只有我一个人能叫”。

他说,“爱你如初,如初爱你”。

他说,“我奔你去了”。

他说,“这是我的职责”。

他说,“处处皆是你”。

他说,“您就是我的东海南山”。



戊戌年,总会过去。

他们拥抱欢笑,为这一年的工作画上句号。

他们拱手鞠躬,迎接即将到来的己亥华章。




腊月二十一,封箱完毕。

静候正月初九,开箱盛典。




——end.

从一个说相声的角度分析张云雷的相声

        这两天网络上很不消停,原因出在张云雷老师的一个相声段子身上。那么,这个段子真的有那么恶劣的影响吗?我想从一个说相声的人的角度分析一下。

         首先,我先表明一下我的身份,我是一个大学生,在大学中参加了一个相声社团,我们的这个社团的活动非常多,我们不仅在学校内部说相声,还在学校外面有相声活动,没错,收钱的哪种,在茶馆里说一场五十块钱,如果客人有打赏的话另算(我们学校附近有一个茶馆,那是专业说相声的地方),商场开业热场子的话一场一百,只不过要说电视相声(emmmm说实话,其实我们特别不愿意接商场的活儿,因为观众是流动的,而且电视相声没啥包袱,特别容易尬场)。

          好,扯远了,那么让我这个不是很专业但是至少比yxh和黑子路人专业的人来分析一下,

        首先,张云雷的专业性很强,非常强!我们相声组的没有一个人敢改张云雷的相声,因为太难了,张云雷的包袱真的是只有他和九郎能说响,而且,张云雷的控场能力超级强,(悄咪咪说一句,控场和把控节奏真的太难了,我不知道是第几次因为节奏乱了被学长骂了,哭😭 )张云雷和杨九郎的现挂也超级无敌强,把现挂说好真的不容易,我和我搭档(我是逗哏)根本不敢来现挂,容易接不上,容易垮(好叭,是我太菜)

         张云雷的唱功也很强,真的强。

          emmmmm,又扯远了,怪我嘴太碎。

           下面,我要正经了。

           很多人都说,相声为什么一定要低俗呢?相声为什么不能高大上呢?

           我想说,不能,真的不能。因为相声本来就是民间艺术,不俗?你们笑吗?

       讲真的,大学应该是一个单纯且正直的地方吧,可是,我们在演出的过程中就发现了,大家还是更喜欢荤哏,伦理哏,打哏。我们也不是没说过不三俗相声,可是……很尬,你们知道什么叫尬场吗?尬场就是一场十五分钟的相声,只有三次掌声,上场一次掌声,中间某一个包袱响了一次掌声,下场一次掌声。

       到现在,最能让人笑的段子还是嫂子传奇,还是六口人,还是“这是五经,这是四书,来,摸摸你四叔”这种段子。这怪我们吗?说正经的你们倒是笑啊!我们不是没有水平,我们相声组的名声好到外面的茶馆商场都来找我们,我们也能让你们笑到停不下来,可是!咱能别脱了裤子上炕提上裤子骂娘嘛,说相声低俗,那我们说高大上的段子你们能不能别露出一副“又来了的表情”嘛,相声低俗?谁逼的啊!

         还有,这种段子有谁会当真嘛?我们是相声演员,演员什么意思不懂?都是假的!我非常非常的尊敬我的学长,可是说相声的时候该砸挂还是要砸挂,拿学长的父母砸,媳妇砸,儿子砸,本人砸,砸体型,砸口音,砸学业……可是,就算砸的再荤再不像话,我们下了场子依然尊敬他,这不矛盾。

         我,听过很多场二爷的相声,我也很喜欢京剧,最喜欢荀派,其次程派,我也非常喜欢张火丁教授,我平时都管张教授叫灯神的。可是,我从来都不会把二爷相声里的“张火丁”跟现实世界里的灯神联系到一起,因为我清楚的明白那都是假的,是假的!

        二爷是非常非常喜欢程派的,所以二爷根本不可能不尊重灯神,那个只是段子啊,段子里的“张云雷”不是张云雷,段子里的“张火丁”也不是灯神。明白了吗?

        我觉得很可悲,为什么他把小曲小调发扬光大的时候,把戏曲带给更多人知道的时候,你们讽刺他只有脸。你们自诩正义,却一直在伤害一个把传统文化发扬光大的人。

         他满身伤疤,却从未卖惨。只要他撩起衣服,露出那一身疤,只要他在微博上节目上说一说固定骨头的钉子从皮肉里穿出来有多疼,他一定比现在红,一定比现在有更多的人帮他说话。可他没有,他从来都没有。

          我的张月亮一直都是一个坚强的孩子,可是他也会累,他也会痛。

          你们造谣他和三哥的关系(黑衣男子),挑拨他和德云社其他人的关系,你们费劲心思,把他很久以前的段子拿出来大做文章……

        柳银环耳边的花已经败了,松老三的大烟馆也关门了,你们……能不能放过他了。

@